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闫涛的博客

平庸的年代,丰富的想象

 
 
 

日志

 
 

角马过河的尊严  

2010-09-24 22:2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星球上每年有两次大规模的哺乳动物迁徙活动,一次是六七月间非洲大草原上数以百万计的角马为追逐水草而千里跋涉马拉河,另一次是同样数以百万计的打工者在一二月间在中国大地上沿铁路等交通线路举行往返运动。

使我产生这种类比是观看完英国BBC电视台制作的自然记录片,大自然震撼而残酷的画面突显了我们作为个体的渺小,这绝对不是一次温情脉脉的旅行,相反,是一曲弱势者的挽歌,如果不想在草场枯萎时饿死,角马们必须在短促的时间内奔赴马拉河,渡过水流湍急的大河抵达另一片丰茂草地获得生命救赎,然而,由于这些“超过几亿磅的牛扒”长期有规律的出现,杀戮者同样如期而至,那是上千只狮子、猎豹、鬣狗和秃鹫,以及从马拉河上下游赶来会师的满满一潭鳄鱼。

令人错愕的是杀戮者饥肠辘辘却不急于动手,而是耐心等待渡河大戏的上演,仿佛预知了故事的情节,航拍俯视下黑麻麻的角马群从四周分线路汇聚在了河畔,只是稍作休整,当河边第一只角马挤得无法站稳被逼纵身一跃时,渡河开始,百万角马像泄闸洪水一样涌下河去。接下来是混乱、拥挤、哀嚎、挣扎和践踏,杀戮开始,失散的小角马被野兽轻易就撕成几片,脱群的残弱角马被几只狮子同时动手活生生按倒在地,河中的角马只要没走在队伍中间就会被一条、两条甚至更多鳄鱼扯入水中,勉强把头露出一两下就彻底淹没,尚存气息的伤者身上则停下了几只迫不及待在伤口上舐血的秃鹫……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角马葬身在通向对岸的路上。

若干年前,我也是春运大军中的一员,怀着一颗角马一样忐忑不安的心情无可选择地走进广州火车站前的广场,同样等待着命运的裁决。过了河的角马能做的是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如同我们不想再回到火车站。

作为草原生态底层群体的角马,能做的是凭着憧憬去竞争那有限的幸运名额,它们的血肉支持着草原帝国威风凛凛的权力体系,幸运者的使命也不过是让马拉河的故事来年如期,生命的犒赏,也许仅仅是初抵对岸时那一口青翠绿草。

在生命的残酷和吝啬面前,弱者的尊严就是对自己短暂的犒赏,哪怕仅仅是一刹那的欢悦。
  评论这张
 
阅读(65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